近年来,在外贸出口日趋饱和的情况下,内需消费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居民消费支出较快增长。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9609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7%,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加快1.2和0.6个百分点。

  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8.5%,比上年同期提高14.2个百分点,消费的基础性作用进一步增强。

  分省份来看,各地的消费情况如何?国家统计局公布的31省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显示,有10个省份的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有8个省份上半年的人均消费支出超过了万元大关。

 上海北京领先

  具体而言,上海、北京、天津这三大直辖市,上半年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排名前三。作为城市经济体,这三地的城镇化率最高,居民收入高,因此消费也高。

  尤其是上海和北京,作为强一线城市,现代服务业最为发达。比如近几年我国平均工资最高的三大行业,一直是金融业和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以及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而上海和北京又恰好是这些高收入行业最为集中的地区。收入高,花的自然也多,京沪的人均消费支出也在全国遥遥领先。

  其中,上海上半年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321元,位居榜首。上海也是上半年全国仅有的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突破2万元大关的地区。北京也达到了19670元,逼近两万元大关,领先第三名的天津约5000元,优势相当明显。

  在沪京津之后,浙江以14444元的人均消费支出位列第四,作为一个省域经济体,浙江仅比作为城市经济体的天津少了264元,在直辖市以外的省区中高居榜首。

  广东、江苏和福建这三个东南沿海发达省份分列5到7位。辽宁也超过了万元大关,位列第八。与去年一样,突破万元大关的省份仍为8个。

  此外,湖北和内蒙古虽然没有突破万元大关,但也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值得一提的是湖北,上半年人均消费支出名义增速达到了16.8%,人均消费支出一举超过了重庆和内蒙古,上升至全国第9。

 城镇化率越高,消费支出越大

  一般而言,经济发达地区收入高,人均消费支出也会比较高。因此,一般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人均消费支出会高于中西部。不过,城镇化率水平和物价水平也会影响人均消费支出。

  这其中,第三经济大省山东尽管也是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但上半年的人均消费支出仅为8845元,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也低于湖北、内蒙古、重庆和湖南这些中西部省份。

  从产业结构上看,山东的能源重化产业占据较大的比重。尤其是2008年以后,同样是沿海经济大省如广东、浙江等地劳动密集型产业较多,受冲击较大,因此转型升级较早,转型升级的力度比较大,现在已经逐渐显现出成效。相比之下,山东转型升级步伐较慢,目前能源原材料之类的基础工业占比仍很高,高新技术产业占比明显不足。这种产业结构也决定了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相对要比广东、浙江存在一定的差距。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认为,山东处于北部京津冀城市群和南部长三角城市群的中间,西部则面临郑州、武汉、西安等国家中心城市的强势崛起,对人才、资金、技术的争夺已经趋于白热化,都可能对山东和苏北地区产生“虹吸”。而反观山东省内,济南、青岛对人口吸引的力度相较周边省会城市明显偏弱。

  另外,以中小城市为主的城市结构之下,山东的城镇化率比较低,这也影响了人均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山东作为户籍人口大省,同时也是农业大省,农业十分发达,城镇化率较低,相比广东浙江江苏等地,山东的整体房价水平和物价水平都比较低,因此整体的消费支出也就少很多。

  数据显示,2017年,山东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58%,与广东、浙江、江苏等地仍有较大的差距,也落后于中西部的重庆和内蒙古。

  也就是说,城镇化的水平,对人均消费支出有明显的影响。湖北、内蒙古、重庆等地,人均消费支出在中西部地区名列前茅,这些地方的城镇化率也在中西部地区名列前茅。而人均消费支出最低的西藏、云南、贵州等省份,也恰恰是城镇化水平最低的地区。

  这里面的一大原因在于,由于城乡差距,一般而言,城镇化率越高,城市经济体越大的地方,人均收入也会越高,收入高了消费也高。另外城市居民除了日常消费支出外,体育、旅游等服务消费也会更多。

  当然,物价水平也是影响不同地区人均消费支出的重要因素。比如城市的物价比农村贵,因此花钱多,并不意味着买的东西就多。而不同地区的城市,物价差别也很明显。来自武汉、近期在广州天河居住一段时间的老陈说,广州的物价比武汉贵了不少,同样的菜、药都要贵三分之一到一半甚至更多。

  消费下沉

  总体上,目前消费在加快升级的同时,在空间分布上呈现了不断下沉的态势。

  国家统计局住户调查办公室主任王有捐分析,上半年,服务消费升级势头明显。体育、健康、旅游等服务消费势头强劲,全国居民人均体育健身活动支出增长39.3%,医疗服务支出增长24.6%,旅馆住宿支出增长37.8%,交通费支出增长22.8%。追求舒适生活的享受型服务消费需求旺盛,全国居民人均饮食服务支出增长16.6%,家政服务支出增长33.1%。

  同时,个人护理、教育培训方面投入加大,全国居民人均用于化妆品、成人教育及学前教育培训等方面的消费支出也呈现两位数以上快速增长。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说,从服务消费来看,近年来中国消费结构加快升级,一方面表现为实物消费里升级类商品增长速度加快,另一方面服务消费保持比较快的增长。最近这些年在居民消费支出里,服务消费的比重每年大概提高1个百分点。目前居民消费中,服务消费的比重约为50%。

  这其中,电影票房可谓是服务消费爆发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中国内地电影票房达到了320.3亿元,超过去年同期的272亿元,创下了新的票房纪录。

  而在消费升级的同时,消费向中小城市和乡村下沉的态势十分明显。上半年农村居民消费支出增长快于城镇居民。数据显示,上半年,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5806元,增长12.2%,比上年同期加快4.1个百分点;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2745元,增长6.8%。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快于城镇居民5.4个百分点。

  在这个过程中,电 商正推动农村消费规模稳步扩大。广东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说,在以往的传统的流通业布局中,城乡差距非常大,现在有了互联网,正好消除了城乡之间的这种差距。

  同时,农村居民对于服务消费支出也在快速增长。来自福建安溪农村的林先生今年60岁,过去在老家务农、务工,连厦门都很少去。现在却喜欢到处走。“我们这里像我这个年纪的人,以前都没几个人出去旅游过,现在几乎每个人去办了护照和港澳台通行证,准备多出去走走看看。大家都出去玩了,我也不能落后啊。”